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涯浪月逍遥客

多情载着梦想飞翔

 
 
 

日志

 
 
关于我

一个追求智而又明智的人,一个追求情而又多情的人,一个追求真而又真实的人,一个追求美而又俊美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重估一切价值的尝试~第九节(尼采)  

2010-03-16 18:04:30|  分类: 重估一切价值的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九节

〈990〉

我忘记说了,这种哲学家是快活的,他们甘愿蹲在豁朗天宇的谷底——他们需要一

种与人不同的手段去忍受生活的甘苦。因为他们受的苦有所不同(即就像苦于他们蔑视

人的深渊那样,也苦于他们对人类之爱)。——这种世上最受苦的动物给自己发明了—

—笑。



〈957〉

就像命运一样,伟大的使命和问题责无旁贷地、迟移地、森然地临近了。整个地球

应该怎样管辖呢?整体的“人”——不再是一国之民,或某个种族——驯育的方向是什

么呢?

主要手段乃是立法者的道德,人们可以利用这种道德把人塑造为创造性的和深沉的

意志所喜爱的东西。前提是,这种最高等的艺术家意志掌握了暴力,并且能够在一段长

时间里以立法、宗教和习俗的形式贯彻其创造意志。今天,也许还有以后的一段时间,

要寻求这样的极富创造性的人,这十分伟大的人,我认为是徒劳的。因为没有这种人。

直到人们经历了许多失望以后,最终开始认识到没有这种人,并且开始明白,世上没有

比现在为欧洲人直接称之为“道德”的东西更敌视这种人的产生了。因为,似乎没有也

不会有别的道德——前面提到的那种群畜道德竭力追求的是绿色遍野的牧场式的尘世幸

福,即生命的安全感、无危险性、快活、轻松,而且到后来,“假如万事如意的话”,

还希望脱离牧人和带头羊。这种道德的两种流布最广的学说叫作:“平等权”和“对一

切受苦人的同情”——而痛苦本身应予全部消除,从他们中间清除出去。这些“观念”

始终时髦,可这种论调败坏了时髦的概念。不过,凡是深思熟虑过迄今为止植物人的生

长处所,并且思考过其兴旺发展方式的人,都误认为这一切是在相反的条件下发生的。

误认为植物人处境险恶无比,其发明和调节力由于长期受压而要竞相斗争,其生命意志

应当强化,直到成为肯定的权力意志和强权意志;误认为危险、严峻、暴力、险阻以及

心中的危险、权利不平等、隐蔽性、斯多葛主义、引诱者的艺术、各种魔法妖术——简

言之,一切群畜希望的反面,对提高人来说是必然的。这是一种带有相反意图的道德,

它把人向高处驯育,而不是向与人为善、平平庸庸的方向驯育。意在驯育统治阶层——

未来的地球主人——的道德,这种道德必须使自身同现存的风俗、法律联系起来,并且

使用后者的语言,套上后者的外衣。但是,为此必须发明许多过渡性和欺骗性的方法,

而且,同完成如此艰巨的任务相比,同必须首先造就一类新人相比,一个人的天年是微

不足道的,在新的类中,前述的意志即本能才会保持若干代之久——新的主人的种类和

等级。——这一点是很清楚的,就像这种思想的种种冗长的、不易表述的内容一样。为

了造成具有最高精神性和意志力的人即特定的强大的种类,准备把价值倒转过来,并且,

为达此目的,把他们蕴藏的大量的遭人非议的本能,缓慢地、谨慎地释放出来,考虑过

这个问题的人,属于我们的行列,自由的精灵——当然属于作为迄今为止的新种类的

“自由精灵”。因为这些人可能希望过相反的东西。在我看来,属于此类的首先是欧洲

的悲观主义者,暴跳如雷的理想主义诗人和思想家,因为他们对整个生存不满,也就必

然起码对今天的人不满,这是合乎逻辑的。同样,一些贪婪的急功近利的艺术家不假思

索,毫不含糊地为争取更高等的人的特权而战,为反对“群畜”而战,并且利用艺术的

诱惑手法使遴选出来的精灵们的一切群畜本能和群畜的警觉昏睡。最后,再加上所有的

批评家和历史家——这三人行,将勇敢地使幸而开始了的对旧世界的发现——这是新哥

伦布即德国精神的事业——继往开来——(因为我们始终站在这一征服行动的开端)。

其实,统治着旧世界的道德与今天的有所不同,这是一种更为顺从的道德。而古希腊人

受其道德的熏陶和影响要比今天的人更强、更深刻——他们是迄今为止绝无仅有的“成

功者”。不过,来自古典文化的诱惑会给成功者即强者和有作为的人带来影响,即使在

今天,这种诱惑仍然是一切反民主的和反基督教的诱惑。它最有魅力,最有效果,正如

文艺复兴时期的诱惑一样。






〈980〉

假如,人们设想出一位作为伟大教育家的哲学家,他强大到足以把从孤寂无人的高

处绵延下来的长长的美妙的链条扯向自身,那么,人们也应该承认他有伟大教育家的不

祥的特权。一位教育家绝不透露他自己的思想,而总是把学生的利益挂在嘴上,把他对

某事的打算挂在嘴上。靠这种伪装,叫人猜不出他的心思。他的拿手好戏是叫人相信他

的正直。他应该能够运用一切驯育和驯化的手段。他驱赶某些天性用皮鞭,而对另一些

天性、惰性、迟疑、胆怯、虚荣,也许要用捧场的方法。

这样的教育家身在善与恶的彼岸。但是,谁也不知道。



〈125〉

社会主义——是愚蠢透顶的小人即肤浅、嫉妒和装腔作势之辈挖空心思杜撰的暴政

——其实它乃是“现代观念”及其潜在的无政府主义的结果。但是,民主主义自鸣得意

的暖风,软化了下多种结论,或者那怕下一种结论的能力。——老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

趋——自己连结论都不会下了。因此,总的说来,社会主义乃是毫无希望的、令人作呕

的事业。因为,没有比看到恶毒的和绝望的面孔之间的矛盾更好笑的了,今天搞社会主

义的人正是这副面孔——他们的风格在为十分可怜的、被轧碎了的情感作证!——为他

们希望的、合意的无害羔羊的幸福作证。同时,在他们那边的欧洲的若干地方,却有可

能发生不测事件和突然袭击。下个世纪,某地将会地覆天翻、“大喊大叫”,连德国也

不乏同情者和辩护士的巴黎公社,与行将到来的事件相比,也许只是轻微的消化不良。

尽管如此,过多的占有者总会有的,以致社会主义可能比旧病复发还要历害得多。这些

占有者就像具有某种信仰的某人,“人们为了当什么人就必须占有些什么”。但是,这

种信仰是一切本能的最古老的和最健全的信仰:恕我冒味多说几句:“人们为了变得更

多,则人们就得想占有比现在还要多得多的东西。那种通过生命本身向一切有生命者布

道的学说,用的就是这种调门。发展道德。想拥有,并且想更多地拥有,一言以蔽之—

—增长——即生命本身。社会主义学说不祥地潜藏着“否定生命的意志”。因为,杜撰

了这种学说的必定是败类,或衰败的种族。其实,我希望,——说不定要经过若干次试

验来证明——,生命在社会主义社会中会自我否定,会自断其根。地球是这样大,而人

总还是这样无尽无休,因此,在我看来,这种实际的劝导和对荒唐的显示乃是不受欢迎

的,即使它以牺牲无数生命为代价,果真赢了。总之,社会主义就是作为地表下闲不住

的鼹鼠,也能成为某种有用和有益的东西。因为,它会延长“地球上的和平”和全面延

缓民主群畜的向善过程,它会迫使欧洲人留下精神即计谋和谨慎,迫使他们无法把男子

汉的尚武美德一概拒之门外,社会主义暂时保护欧洲免受女性衰退症的侵害,因为这种

症状也威胁着社会主义。



〈820〉

在主要问题上,我赞同艺术家的地方要比赞同迄今为止的所有哲学家的地方多些。

因为哲学家们没有失去生命走过的伟大足迹,他们热爱“本世界”的事物——而他们热

爱这些事物的感官却追求“非感性化”。在我看来,这是误解,或是病态,或者在它并

非是单纯的虚伪和自欺的地方,成为一种疗法。我希望自己能同所有不在清教徒良心恐

惧症下过活的人一块生活——应该这样生活,使自己的感性日益精神化和多样化。的确,

我们要感激感性的自由、丰盈和力,然而,我们要给感性提供我们拥有的精神佳品。传

教士和形而上学败坏了感性的名声,这与我们毫不相干!我们不需要这种诽谤了。因为

这是成功者的标志,假如像歌德这样的人日益倾心于“世界事物”——这样他就坚持了

人这个伟大的见解,以致人成了生命的神化者,假如人学会了神化自己的话。



〈646〉

我指明了我的不自觉的劳动者和预备者。但是,我虽然抱有几分希望,可到哪里去

寻求我这种、起码也是我需要的新型哲学家呢?只有在那里,在弥漫着高雅思维方式的

地方。这种思维方式是这样的,它把信仰奴隶制,信仰高度的从属性视为信仰任何高等

文明的前提。而在风行着创造性思维方式的地方,则不把安享清福、“一切安息日的安

息日”设定为世界的目的,即使在和平环境中,它也崇敬发动新战争的手段。这是给未

来立法的思维方式,为了未来的利益,它严以律己,处世冷酷;独断独行。这是一种不

假思索的、“非道德的”思维方式,它要把人的善性和恶性一齐朝向伟大的驯化,因为

它相信自己有力量把两者放到适当的位置上,——放置到两者相依为命的位置上。但是,

今天又有谁去寻求哲学家呢?他用怎样的眼光去寻求他所要找的人呢?他提着第欧根尼

的灯笼去寻找,白天黑夜,跑来跑去,白费力气。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了吗?这个时代

有着相反的本能:它急需舒适;其次,它希望观众和演员的喧闹,那震耳欲聋的叫喊同

年度集市的嗜好很合拍;其三,它要每个人都以最下贱的奴仆性向天下最大的谎言——

所谓“人的平等”——顶礼膜拜,并且只把整齐划一、平起平坐的美德奉若神明。但这

样一来,就从根本上阻碍了我所说的哲学家的产生,尽管无辜,它是否已经认为对这种

哲学家的产生尽了力呢。其实,今天,全世界都在抱怨前代哲学家的低劣,(他们)困

在火刑柴堆的中间,良心暧昧,宣扬教父傲慢的真谛。但真理说,就是这种地方始终存

在着培养强大的、广泛的、阴险的、冒险的、大胆的精神性的条件。比它今天的生活条

件更有利。今天,另一种精神即煽动和伶人精神,也许还有学者的海狸和蚂蚁精神,对

这种哲学家的产生创造了有利条件。但是,高等艺术家的情形就更不妙。他们不是差不

多全都要毁在内在的无驯育性上了吗?外来的力量拿着教会或王室的绝对价值表是压服

不了他们的。于是,他们也就不再管束自身“内在的暴君”意志了。而适用于艺术家的

东西,也就适用于高级的和灾难性的哲学家。今天的自由精神到底在哪里呢?但是,今

天人们却给我指出了一个自由精神!——



〈365〉

一个高等人的行动,就其动机来说是各种各样的,多到无法形容的程度。像“同情”

这样的字眼,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基本的情感乃是:“我是谁?谁是我之外的他人?”

——价值判断始终起着作用。



〈986〉

“——不死的灵魂

悲痛欲绝!”

曼佐尼①

《卡尔曼格诺拉伯爵》

第二幕 
①阿尔山德罗·曼佐尼(1785—1873)——意大利浪漫派作家,诗人。
——译者





〈278〉

在群畜内部,在每个教区内部,也就是说同等身份,则过高估计真实性是好的。不

要使自己受骗——因此,作为个人的道德不欺骗自身!是同等情况下的相互负责!危险

和谨慎要求人们小心上外人的当。对内,也是心理上相互负责的先决条件。怀疑乃是真

实性的来源。



〈490〉

假设主体也许是不必要的;也许,同样许可假设多个主体,这些主体的角逐和斗争

乃是我们思维和全部意识的基础。是包含统治在内的一种由“细胞”组成的贵族政体吗?

当然是个同等物的贵族政体,它们一致习惯于统治?它们懂得怎样统治吗?

我的假说:主体有多个。

智力上的痛苦,也就是来自于“有害”这个判断的痛苦,因为这是反射的结果。

影响,始终是“无意识的”,因为经说明和提示的原因是反射出来的,它紧跟着时

间前进。

快乐是痛苦的一种。

唯一存在的力就像意志力一样同属一个类型,因为它们都向另外的自身变化的主体

发号施令。

主体的易逝性和短暂性是永驻的。“灵魂终有一死”。

数目乃是远景式的形式。



〈502〉

因为记忆的关系,人们必须重新学习,因为这里隐藏着主要的诱惑,即假设有一个

永远进行再生产和再认识的灵魂等等。但是,经历过的事物仍然活在“记忆”中,思绪

“泛起”,我无能为力了。就像任何思绪来潮时,意志都是无动于衷一样。现在发生了

我将意识到的某些事,因为现在类似的现象出现了——是谁呼唤来的呢?是谁叫醒它的

呢?



〈783〉

表面看来,两个标志着现代欧洲人的特征是对立的:个人主义的东西和对平等权利

的要求。我们终于明白过来了,即个体是最令人称羡的虚荣——当个体觉悟到一切他人

都可以同他平起平坐时,立刻会感到难受,但个体一味要求同等身份。这标示一种社会

种族的特征。实际上,在这个种族中,天才和力不大会分道扬镳的。想要孤独,想少来

几个估价者的自豪感,丝毫得不到谅解。有人说,只有通过大众才会出现十分“伟大的”

成就。是的,人们甚至还不知道,大众的成就本来就是一个渺小的成功,因为占有美的

只是少数人。一切道德家都不知道人的“等级制”。法学教师对教区良心毫无所知。个

体原则把伟大的完人拒之门外,并且要求,甚至是用同等身份的口吻要求具有识别天才

的慧眼。因为每个人都有一定的天分,在这样一些迟来的文明化的文化中——这就是说,

每个人都可以期待归还给他的那份光荣——。因此,今天进行着夸耀渺小成功的活动,

以前根本没有过。因为,人们赋予时代以一副童叟无欺的公平面孔。而时代的不公既表

现在怒气上,也表现在艺术中,但绝不是针对暴君和民众的谄媚者的,而是针对那些高

贵的人,因为这些人看不起众人的赞词。要求平等权(譬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乃是

反贵族政体的。

同理,这个时代对消失了的个体是生疏的,对一种潜在很深的伟人、不某寂寞的人

也是生疏的。因为,这里有过对许多高等人(包括最伟大的诗人们)的颂扬和热衷;或

者,类似希腊那样的“城邦”,耶稣教团,普鲁士军官团和吏制等;或者,作为伟大先

师的学生和后继者。为此,非社会状态和少一些渺小的虚荣,势在必行。



〈492〉

爱和心理学的出发点:也就是原因——我们会获得关于我们主体统一性的种类观念,

即获得作为居于公众团体之首的统治者(不是作为“灵魂们”或“生命力们”),也就

是治人者对治于人者的依赖观念和等级制观念,以及作为同时实现主体和整体分工的条

件的观念。同样,有生命的统一体不断产生和消亡,就像永恒不属于主体一样;同样,

斗争也表现在服从和发号施令中,而连续不断决定权力界限,这属于生命的特性。通过

个别事务,通过甚至对公众团体的干扰表现出来的治人者固有的无知,同样也属于能够

维持统治的条件。简言之,我们会获得对无知的估价,对伟大而粗糙的观察、简单化和

歪曲、远景式的东西的估价。不过,最重要的乃是:我们要把治人者和臣属看成是同样

的种类,大家都有感觉、有愿望、有思维——凡是我们看到或猜想到肉体进行运动的地

方,我们都要学着同一个从属主体的无形的生命挂起钩来。运动对眼睛来说乃是象征;

运动表明某物已被感知、被愿望、被思维。

主体直接询问关于主体和精神的一切自我表现,这样做有其危险性,因为错误地解

释自身对精神活动来说也许是有益的和重要的。因此,我们要去问肉体,并且拒绝严厉

的感官提供的证据。因为,假如人们愿意,我们是会注视下属本身是否具有同我们交往

的能力的。



〈532〉

判断——判断就是信仰,“此事就是如此。”这样,在判断中就隐含着承认遇到了

一个“同等事件”。因为,判断是以比较为前提的,借助于记忆。判断不说似乎有个同

等事件,它做不到。相反,判断认为是知道这一事件的。判断的前提认为,本来就存在

着同等事件。那么,那种工作时间更久、为时更早、本身不能平衡同等事件、并使之近

似的功能又怎样称谓呢?那以第一功能为基础的第二功能等等又怎样称谓呢。“激起相

同感觉的东西是相同的”,但是,能使多个感觉一致“认为”它们是等同的东西,这又

如何称谓呢?——要是不首先在感觉内部进行平衡的演练,也许根本不可能作出什么判

断。记忆,只有在同不断重温习惯物、经验物的情况下才能得以保持。——判断之前,

必须完成同化过程,即这里也有一个智力的非意识活动,就像受伤引起的疼痛一样。也

许内在事件,也就是同化过程、排泄、生长等,可以适应各种有机功能。

根本的问题:要以肉体为出发点,并且以肉体为线索。肉体是更为丰富的现象,肉

体可以仔细观察。肯定对肉体的信仰,胜于肯定对精神的信仰。

“对某事物也许会信仰到如此地步,以致连真理的标准都没有了”。但真理又是什

么呢?也许有一种信仰已经成为生命条件了吗?当然,强大就是标准,譬如就因果关系

来说。



〈512〉

逻辑学和条件是相关连的:假如存在同等的现象的话。其实,这样一来,也就等于

进行了逻辑的思考和决定,肯定只有这时才虚构说具备了这个条件。也就是说:要逻辑

真理的意志只有在对一切现象进行原则歪曲以后,才能实现。结果,这里行使管辖权的

是能够运用两种手段的欲望,一是,能进行歪曲,二是,能贯彻欲望的意见。因为,逻

辑学并非来自真理意志。



〈544b〉

一切有机功能的光学,一切最强大的生命本能的光学,也就是所有生命中想犯错误

的力,错误甚至成了思维的前提。

“思维”之前,必须完成“创作”,适应种种同等现象和相同现象有表面性,要比

认识相同现象更为原始。



〈1014〉

这仅仅是力的事业:具有本世纪的一切病态特征,但要以充盈的、弹性的、再造的

力来调整。强者。



〈405〉

使道德自我毁灭的力乃是道德自身的一部分。我们欧洲人身上流着为信仰而牺牲的

同类人的血液。我们敬畏过道德,而这绝不意味着我们没有为道德作过任何牺牲。另一

方面,我们通过对良心的活体解剖,获得了精神自由。在我们离开了老家以后,我们还

不知道驱使我们走近的“方向”。但这块基地为我们培育的力,却驱使我们奔向远方,

从事冒险事业,从而把我们推向了茫茫无边,人迹罕至、祸福莫测的地方。我们失去了

自己亲切的、想要“保留”下来的故土,留给我们的没有别的选择,我们必须成为征服

者。一种隐蔽的许诺使我们去干比我们所有的否定更有力的事。我们的强力本身,不容

许我们停留在发了霉的原地。因为我们敢于奔向远方,我们敢干。因为,世界依旧是富

庶的和未经发现的,即使毁灭,也比变得不伦不类,变得有毒要好得多。我们的强大迫

使我们飘洋过海,驶向过去众日西沉的地方。我们知道有一个崭新的世界……



〈369〉

根本就没有原地不动、不漫延开去的利己主义,——因而也就根本不存在你们所说

的那种“大方的”、“对道德冷漠的”

利己主义。

“人们一直靠牺牲别人来达到促进自我发展的目的”;“生命总是靠消耗别的生命

过活的”——不了解这一点的人,也就还没有向诚实迈出第一步。



〈475〉

对近代哲学的批判:它是漏洞百出的发源地,好像世上真有“意识这个事实”似的

——可没有用于自我考察的现象主义。



〈789〉

我们新的“自由”。——就像我们得到了解放的精神一样,我们感到不再受“目的”

体系的约束了,这是一种怎样的自由之感啊!同样,生命的本质里也没有了“赏”与

“罚”这些概念的位置了!同样,不盲目地称谓善行和恶行了,而仅仅是在顾及到保存

某种人的群体倾向的远景的情况下,以善和恶来称谓善行和恶行!同理,我们对快乐和

痛苦的清算还不具备任何宇宙学的意义,更不要说形而上学的意义了!(——悲观主义,

冯·哈尔特曼①先生的悲观主义,表示愿意承担衡量生存的快乐和痛苦的责任,它任性

地把苦和乐禁锢在哥白尼②以前的囹圄和视野之中,假如他不仅仅成了柏林人的蹩脚的

笑料,倒很像是落后时代和旧病复发)。 
①爱德华·冯·哈尔特曼(1842—1906)——德国哲学家,他试图融黑格

尔、谢林、叔本华诸家为一体,著有《非自觉哲学》。——译者

②哥白尼(1473—1543)——波兰天文学家,日心说创始人。——译者co

c2



〈415〉

黑格尔:他有通俗的一面,战争学说和伟大学说。胜者有理,因为胜者就是进步。

试图援引历史来证明道德的统治。康德:他是个道德价值的王国,(这些价值)是脱离

我们的,是看不见的,但却是现实的。

黑格尔:一种可以证明的发展,道德王国的可见性趋向。

我们既不愿受康德手法的欺骗,也不想上黑格尔花招的当——我们不再信仰他们所

说的道德了,因此,我们也就不必创立什么哲学来为道德圆场了。对我们来说,作为历

史主义的批判哲学已失去了它的魅力——剩下的究竟还有什么呢?——



〈146〉

宗教和道德本不相干。但是,这两支犹太教的嫡系却是地道的道德宗教——这样的

宗教,它们立下应如何生活的教规,并且以赏和罚来贯彻自己的苛求。



〈254〉

我要研究一下我们的估价和价目表的由来。根本不像通常说的那样,认为它们与对

它们的评论是同时发生的,因为对有害的起源的认识,肯定也会在感情上减低对如此产

生的事物的价值,并且准备了针对同一事物的批评气氛和态度。

我们的估价和道德价目表本身有什么价值呢?在它们当道的时候会出现什么现象呢?

为了谁呢?和什么有关呢?——答案:“生命”。但是,什么叫生命?这就必须给生命

的概念下一个新的、确切的定义了。我给它开列的公式如下:生命就是权力意志。

估价本身意味着什么呢?它会返回到或下降到另一个形而上学的世界吗?(就像站

在伟大的历史性运动前列的康德所认为的那样)。简言之,估价是在什么地方形成的呢?

或者,它是否还没有“产生”?——答:道德的估价是用于解释某种人的阐述。阐述本

身是特定的心理状态的象征,同样也象征着特定的流行的判断的精神水准。由谁来阐述

呢?——我们的冲动。



〈399〉

这是我对你们的要求——它会使你们耳不忍闻——:你们应当批判道德估价本身。

你们应当让要求屈服而不是要求批判的道德情感停止博动。你们要问一问:“屈服的原

因何在?”你们恰恰应当把对“原因”的要求,批判道德的要求视为你们现今道德的本

来形式,视为一种至高无上的道德性,它会为你们和你们的时代增光。你们必须自己证

明你们的诚实,证明你们的不自欺的意志:为什么不呢?——在什么论坛前讲话呢?



〈548〉

把我们的顽皮即一种回忆的符号,一种会缩简的公式当作本质,最后当成原因。譬

如谈到闪电:因为“它闪光”。或者,干脆就是“我”这个可爱的字眼。把观察中的远

景式的一种人再设定为观察本身的原因,因为这一度曾是发明“主体”、“自我”中的

艺术品呢!



<1048〉

反形而上学的世界观——是的,不过也是一种精湛的(世界观)。



〈366〉

整个道德现象的历史会缩短到象叔本华认为的程度,——即达到这样的程度;应当

重新发现同情乃是一切迄今为止的道德冲动的根源。只有那种超脱了一切历史本能的、

甚至以奇迹般的方式逃离了那种从赫尔德到黑格尔的德国人经受的、强有力的历史教育

的思想家,才会达到如此荒唐和幼稚的地步。



<301>

我的问题:迄今为止,人类在道德,或道德的道德性方面受过什么损害呢?损害了

精神等等。



〈730〉

为此,应该有一些比某个人的存在更要长远些的东西。也就是说,为此,始终要有

也许是由某个人所创造的业绩。为此,必须要强加给这个人一切可能的形式限制、片面

性等等。用什么样的手段呢?向开创这项业绩的人表示热爱、尊崇和感激之情。因为,

要么是我们的先辈为之奋斗过的;要么,我们的后人只有在我对那项事业作出保证(例

如古希腊城邦)的时候,才算得到了保险。这两种情况都是一种慰藉。从本质上说,道

德乃是超越个别人,或者甚至通过奴役他人而长久保存某种东西的手段。当然,自下而

上地看问题和由上而下是根本不同的。

权力复合体:这种复合体怎样维持下去呢?用这样的方法,即许多种族要为它奉献

生命。



〈70〉

驳环境决定论和外因说:内在的力无限优越,许多貌似外来影响的事物不过是内在

对这种力的适应而已。对同一个环境,却可以得出完全相反的解释,可以(对环境)有

不同的利用方法——没有这样的事实。——天才产生是不能用环境的条件来解释的。



〈267〉

在一定的、狭隘的、市民的意义上理解“有理”、“无理”等等,这是有益处的,

就像“好自为之、无所畏惧”一样,即按照特定的粗略模式来履行自身的义务,因为模

式内部存在一个共同本质。

——好生想一想若干世纪以来道德对我们精神的熏染吧!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