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涯浪月逍遥客

多情载着梦想飞翔

 
 
 

日志

 
 
关于我

一个追求智而又明智的人,一个追求情而又多情的人,一个追求真而又真实的人,一个追求美而又俊美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重估一切价值的尝试~第四节(尼采)  

2010-03-16 17:57:02|  分类: 重估一切价值的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节

〈94〉

骑士精神乃是权力赢得的地位。这种精神的日趋瓦解(一部分转移到了更广泛、更

市民化的领域里去了),在拉罗斯福哥那里我见到了一种对高尚气质的真实冲动的认识

——和黑暗的基督教对这些冲动的低劣评价。

法国大革命使基督教得以延续。卢梭①是个骗子:因为他又一次解放了妇女。从那

时起,对女人的描写愈来愈有意思了——受苦的。后来则是奴隶和比彻—斯托夫人②然

后是穷人和工人。然后是染恶习者和病夫——所有这些人都被推上了前台(五百年来,

为了让人们支持天才,历来都把天才描写成忍辱负重的人)。然后是对一切快感的咒骂

(波德莱尔和叔本华);坚决主张权力欲乃是最大的恶德,认为道德等于廉洁奉公,绝

对正确;“人人幸福”是值得为之奋斗的目标(它就是基督的天国)。我们正走在通向

这个目标的光明大道上:因为,穷人的精神天国已经拉开帷幕。——中间阶梯:资产阶

汲(暴发户的结果)和工人(机器的结果)。 

①让·雅克·卢梭(1712—1778)——法国18世纪启蒙运动的代表人物,

民主主义者和资产阶级革命的思想先驱,著有《社会契约论》、《爱弥儿》等。——译



②哈里特·比彻—斯托(1812—1896)——美国女作家,主张解放黑奴,

著有《汤姆叔叔的小屋》。——译者


试比较希腊文化和路易十四时代的法国文明。前者坚定不移地信仰自身,后者游手

好闲阶层使自身陷于困境,因为后者习尚自我克制。形式上的权力造就了自身的意志。

幸福,被认为是目的。礼仪后面隐藏着力和能。享受貌似轻松的生活——在法国人看来,

希腊人就像孩子。

〈506〉

第一影像——必须说明记忆中影像的形成。然后才是用来形容影像的词汇。最后形

成概念,只有产生了词汇,才会生出概念——许多画面集中起来,成为非直观的、听之

有声的总体(词汇)。“词汇”带来的少许情感同画面的景色类似,就用一个词来表达。

——这些简单的情感就是共性即概念的基础。应该把这些微弱的情感视为相同的东西,

同是基本依据。因此,在判定这些情感时,这两种近似的情感极易混淆;——然而,谁

来判定呢?每个情感中,信仰是主要的。因为,肯定,乃是第一个明智的行为!“把事

情当真”乃是开端!然而,我们还得解释“当真”的来历!在“真”字的下面隐藏着什

么样的惊人之举呢?

〈958〉

我在为一种尚未出世的人写作:“地球的主人”。

柏拉图的《泰阿泰德》篇有这样一句话:“我们中间不管是谁,只要可能,都想成

为人类的主人;有可能的话,最好是当上帝。”我们中间一定会再度出现这种信仰的。

英国人,美国人和俄国人——

〈982〉

我们应当在战争中学习:1.把死亡同我们为之奋斗的利益联系起来——这使我们

受人敬仰;2.我们必须学会付出牺牲,把我们的事业看重到不惜人命的程度;3.我

们必须执行铁面无情的纪律,允许自己在战争中使用暴力和计谋。

〈1029a〉

我已经提出了对如此可怕的事物的认识,因此,一切“伊壁鸠鲁①式的享乐”都是

不可能的了。在这里,唯有酒神狄俄倪索斯的欲望才顶用:我是发现这种悲剧性东西的

第一人。希腊人,由于道德肤浅而误解了它。 
①伊壁鸠鲁(公元前341—前271)——古希腊哲学家,斯多葛主义的代表人

物。——译者

〈908〉

行动之前要作大量的工作,这我们是可以想见的。然而,总的说来,慎重发掘现有

条件乃是最佳和最实际的行动方面。前所未有的铁腕人物乃是创造实际条件的前提,正

如偶然性的情况一样。贯彻和实现个人的理想,这是我们的首要任务。

理解了人的天性即人类最崇高的榜样的来源的人,面对着人类发抖,并且无所事事,

这是陈陈相因的估价的结果!

人的天性是邪恶的,我听到这样的话感到安慰:因为这保障了力!

〈31〉

比我们的时代更善于思索和更不善于思索的时代,历史上都曾出现过。比如,佛祖

出世的时代。那时,民众本身,在经历了数百年教派争吵之后,深深跌入哲学论争的深

渊,就像欧洲各国一时陷入了宗教教条的繁文缛节一样。起码,人们会受到“文献和报

纸”的盅惑,会夸大我们的“时代精神”;无数招魂术士和以种种英国杜撰为特征的、

与不堪入目的体操训练为伍的基督教,为人们提供了更加新颖的观点。

欧洲的悲观主义仍处于幼稚状态,这就是一个反证。悲观主义还没有达到它一度在

印度达到过的那种如饥似渴的程度,即呆滞的目光透出虚无。因为,它仍旧是过分“现

成的”,而不是“演化来的”东西,过分学究式的、诗意的悲观主义。我的意思是,其

中大部分是臆造的、杜撰的和所谓“创造出来的”,而非“原因”。

〈57〉

我的朋友们哟!我们年轻的时候,日子是艰难的:我们甚至像忍受重病的折磨一般

挨过了青年时代。这是我们出世的时代使然——一个内部衰退、分崩离析的时代。这个

时代着意与青年人为敌。分崩离析,也就是说,不稳定状态乃是这个时代的特点:没有

什么是扎实的,是以坚定的信仰为基础的;大家为明天而活着,因为后天令人怀疑,在

我们行进的轨道上,一切都是不可靠的、危险的,而且,现在承载着我们的这块冰面,

已经变得非常稀薄了,以致我们已预感到暖风消融冰雪的不祥气息——在我们行进过的

地方,转眼之间已无人迹!

〈128〉

我还没有发现令人气馁的理由。获得并保持着强大意志的人,同时也是胸襟开阔的

人。有利的时机,现在比过去任何时候都多。原因在于,在民主的欧洲,人人的可驯性

变得很大。学习不上劲的人,也是随遇而安的人,这是定例:聪明伶俐的群畜已充下陈。

发号施令的人,譬如,我想到了拿破仑和俾斯麦,他们是会找到唯命是从的人的。同强

而蛮的意志争斗是无益的,因为障碍过多。象兰克和瑞南①这样意志薄弱的“客观性”

绅士们,任何人都能把他们打翻在地! 

①恩斯特·瑞南(1923—1892)——法国哲学家、历史学家和宗教理论家,

著有《科学的未来》、《宗教史研究》等。——译者

〈420〉

我无意说服谁去信奉哲学,因为哲学家应该成为一种稀有植物,这样说是必要的,

或许也是合意的。没有再比说教般地赞颂哲学——就像塞内加①和西塞罗②那样——更

使我反感的了。哲学同美德不相干。我冒昧地说,甚至科学家同哲学家都有本质的区别。

——我恳切希望:“哲学家”这个纯真的概念不致全盘毁在德国手里。在德国,五花八

门、不伦不类的东西如此之多,它们都把自己的败类行径依托在盛名之下。 

①鲁齐乌斯·安涅乌斯·塞内加(公元前4—公元65)——罗马哲学家,作家,

斯多葛主义者。——译者

②西塞罗(公元前106—前43)——罗马著名政治家和演说家。——译者

〈976〉

为什么哲学家少有成就,因为决定着他们存在的条件一般都具有毁灭他人的特性:

1.哲学家必须具备无比众多的特性,他必须是人的缩影,必须具备一切人的高等

和低级的追求:内心对立的危险和自我厌恶的危险:

2.他必须具备多方面的好奇心。因为,有分散的危险;

3.极而言之,哲学家必须公正诚实,但同时深入爱和恨(非正义);

4.哲学家必须不仅是旁观者,而要成为立法者:法官和被告(在这个意义上说,

他乃是世界的缩影);

5.他必须形式繁多,又要坚定强硬。他必须随机应变。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