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涯浪月逍遥客

多情载着梦想飞翔

 
 
 

日志

 
 
关于我

一个追求智而又明智的人,一个追求情而又多情的人,一个追求真而又真实的人,一个追求美而又俊美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重估一切价值的尝试~第一节(尼采)  

2010-03-16 17:50:42|  分类: 重估一切价值的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节

〈897〉① 

①编号为尼采之妹伊·福斯特·尼采所编。而尼采研究专家施莱希塔按尼采遗稿恢

复了原来的顺序。

人类怎样才能被提升到其显赫状况和权力的顶峰呢。思考这一问题的人首先须得明

白,他本人一定要置身于道德之外。因为,从本质看来,道德的目的与此相反,它要阻

止或摧毁那种向着显赫方向的发展。因为,实际上这种发展会吸引无数的人为其效力,

以致出现一种逆流是自然的。弱者、娇生惯养者、平庸者必然群起抗拒生命和力的光辉,

为此,他们必须对自身作出新的估价,借以谴责极度充盈的生命,可能的话,摧毁生命。

因此,就道德蓄意制服各类生命而言,它本身就是敌视生命的惯用语。

〈376〉

人的内向化。鉴于和平的实现和社会的建立,强大的欲望无法向外发泄,就试图以

幻象来保持内心深处的平静,于是内向化应运而生。对敌意、残忍、复仇和暴力的需求

下降,即“倒退了”;贪婪和征服处在认识的意愿中;艺术家现出了衰退力和说谎力。

因此,欲望变成了人们要与之斗争的怪物。等等。

〈698〉

康德说:“对维利伯爵的这些话《论快乐和痛苦》1781年),我可以肯定地说:

驱使人前行的唯一原则乃是痛苦,痛苦高于快乐。快乐不是肯定的精神状态①” 
①书的标题和引文系意大利文。——译者

〈758〉

当今的奴隶制:是野蛮的表现!奴隶为之劳动的奴隶主在哪里?人们不必总是期待

两个相辅相成的社会等级并存。利益和享乐是生命的奴隶理论。“赞美劳动”,这是奴

隶对自身的美化——因为他们没有闲适的本事。

〈61〉

我们的时代,由于它不分青红皂白,一心要消灾免祸,所以它是穷人的时代。我们

的富人——他们成了穷光蛋!一切财富的真正目的被忘得一干二净!

〈941〉

我们的苑囿和宫殿的实质(在这个意义上说,也就是追求一切财富的实质)就是:

把混乱和卑鄙置诸脑后,而给灵魂这个贵族营造一个安乐窝。

当然,大多数人认为,那些优美安逸的东西使他们赏心悦目之际,他们的天性就更

高了一层。因此,要去意大利行猎、旅行等等,要看书和观剧。他们想以此陶冶自己的

性情——这是他们文化工作的意义所在!但是,强者、有实力者想的是陶冶别人,并且

不愿意在自己身边见到异己!

于是,也有人走进大自然,不是为使自身显现于其中,而是为了沉迷于自然,忘掉

自身,这种“置身度外”乃是所有弱者和对自身不满者的愿望。

〈725〉

过去,人们认为国家学说是一种精明的功利说:因为现在已经成了现实!——国王

统治的时代已成为过去,谁也看不起国王了。因为,谁也不愿把国王作为自己理想的原

始象征,而是作为自己达到目的的手段。——这便是全部的真理!

〈1026〉

其实,不是“美德带来幸福”——而是唯有强者才把自己的幸福状态宣称为美德。

恶行属于强者和具有美德的人。因为卑劣的、低贱的行为属于屈从者。

最强者,即具有创造性的人,必定是极恶的人,因为他反对别人的一切理想,他在

所有人身上贯彻自己的理想,并且按照自己的形象来改造他们。在这里,恶就是:强硬、

痛楚、强制。

像拿破仑这样的人应当一再出现才对,他们要巩固对个别伟人的专制统治的信仰。

但他们自己却被他不得不采用的手段所腐蚀,从而失去高尚的性格。要是在另一类人中

实施,他本来可以使用别的手段。那么,一个凯撒也不一定非变质不可。

〈935〉

基本类型:真善、高尚、灵魂的伟大,这些都来自必不可少的富有。因为财富的给

予不是为了有所获取——也不想以其善良自诩,——慷慨挥霍是真善的特性,个人的富

有是慷慨的前提。



〈282〉

群畜的软弱产生了一种与颓废派的软弱十分相像的道德。他们心照不宣,他们结成

帮派(大型的颓废宗教总是依靠群畜的支持)。群畜身上本来没有任何病态的东西,群

畜本身是不可估量的;不过,群畜不能决定自身的去从,它们离不开“牧人”——教士

懂得这一点……国家是不知己的,不够亲昵;国家无法“引导良心”。教士用什么方法

使群畜患病的呢?



〈974〉

每个事实,每种工作给予每个时代和每种新人一种新的信念。历史总是讲述新奇的

真理。



〈613〉

内心种种激情的角逐,最后,有一种激情支配了理智。



〈769〉

每个有生命的有机体都在自己力量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远地蔓延开去,并且征服一

切弱小者。这样,它就发现了它自身存在的乐趣。在这方面不断上升的“人化”表现在,

开始更真切地感到,要真正同化别人是多么困难。正如,我们虽则可以用粗暴的冒犯来

显示自己的力量,而同时却会使他人的意志更加疏远我们——也就是说,更难于使之屈

服。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